第7版:自由谈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3年04月06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呼唤儿童文学新的精神

张锦江

儿童文学的创作题材,这些年许多出版社都在努力挖掘,特别是主题类作品,比如上海教育出版社的《中国红色经典绘本》一套10本,新蕾出版社的“中国女孩”系列图书,广东新世纪的《丝路大冒险系列》10册,中福会出版社“图画书月月看”“图画书月月学”系列,新疆少儿社的“小神兽”中国原创幻想系列,黑龙江美术出版社的《赫哲族英雄传说故事》,湖南少儿社的湘江主题绘本丛书,浙江少儿社的红色主题读物,希望出版社的“希望书·成长”系列。这是当下儿童文学的一大进步。

但是,主题创作在发展中也有不平衡与不足之处,因作者写作水平、思想高低的不同,会使作品的品质不一。生活的储备不足,题材的雷同,老套路重复自己,眼界局限,当然不可能产生新颖独到的精品。今年年初我去北京拜访王蒙先生,讨论儿童文学的问题,他说自己推崇宗璞的童话,认为那是文人童话,如《冰的画》《总鳍鱼的故事》等都有诗的意境,是在诗境中讲童话。想起王蒙自己的作品《无言的树》,一棵平常的树、不想言语的树,从来不参与任何纷争,只想安静地活着,结果还是被卷入是非之中,最后在电闪雷鸣中,它倒下了,但最终又在某一个春天发芽了。这同样是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由此可见,题材的拓展依赖于作家的洞察力。

语言的个性化是作家成熟的标记,也是一个作家的终生追求。儿童文学中,有许多有语言个性的作家,我们一看文字就知道是谁的作品,如陈伯吹微笑的幽默、任溶溶的顽童口吻、包蕾的滑稽、任大霖的鲁迅风、洪汛涛的民间口语、郭风的诗话等。儿童文学语言的个性化是很难的一件事,我们要提倡新的语言风格,给孩子们的阅读以语言上的享受。

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叫《艺术感觉杂说》,这篇文章是结合我的创作实践来说的,这种创作艺术感觉的触发,单纯来自生活的某种偶然性的激发,就像契诃夫说的“脑子里的发条就会忽然咔地一响,一篇小说就此准备好了”。在这当中“咔地一响”的“最高要素”不是故事,而是对真理的领悟。

对于儿童文学来说,给孩子的真理揭示自有它的特殊性,不是大声的喝斥,不是严肃的教训,不是空洞的道理。这种真理的敲响,应该像山涧的泉水叮咚,好似小草上晶莹的晨露,更像云雀的啼鸣。它是孩子心灵的渴求,精神的弦音。它应该与孩子的所思所想发生共鸣、交融,促使其沉思。当下的儿童主题书注重思想性、教育性,但在人生真理、人性真理的真诚、真实表达上还有更多的路要走。

精辟的儿童文学真理一出现,就会让孩子会心一笑,让他们看到万里晴空。一个好的故事,一个生动的人物形象,都应有一个看似浅显但却充满人生启迪的道理做依托,像天边的一道光亮。

一个有理想、有作为、有责任感的作家,必定对生活充满了热爱。他必然每时每刻关注周围的人群,关注社会的变化,关注人们的命运。热情、真诚地拥抱生活是一种使命,也是一种生活的态度,一个作家如此生活,他自然会发现生活中的精彩无处不在,任何生活都可入诗入画入文。

对生活保有兴趣,以自己的眼睛观察人事万物,必然能写出好作品。安徒生可以写一滴水、一片叶子、一张纸、一颗珠子,留下无数的经典童话。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作家,同样也可以循着这样的路径,将万物纳入自己的写作天地。因为在孩子的眼里,万物有灵。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