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书评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09月09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在同一片海洋漂流

樊希安

百义兄和我是出版同行,近日他把新出的散文集《岁月绵长》寄给我,叮咛我一定看一下集中的《海上漂流记》。

其实,那次因为参加会议我们一起在东海漂流了一夜的经历我何曾会忘记。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是生死之交了。海上漂流时的万般艰险,百义在书中已有详细的描述。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早已在同一片海洋泛舟,这条船叫“出版号”。读了百义的散文集《岁月绵长》,我曾即兴写了一首诗,其中两句为“我有六同堪与比,唯有才华不如君”。我发出这种感慨,是被百义的散文所散发出的文学魅力所打动的结果。

百义的散文文学性强,文字优美耐读,展开来犹如一幅幅水彩画。这一特点在第一辑《乡情》中表现得尤为突出。“碰到下雨的时节,插秧也是不能停下的。湾子里的农民早就提醒我,买来了竹编的斗笠和棕毛编织的蓑衣。一田红男绿女,细雨丝丝,绿秧如织,偶尔一两只白鹭降落在田间的一角。唐人张志和在《渔歌子》里写的‘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大约也就是这种情景。”生动、典雅、简约的文字,在他的散文中俯拾即是。

百义的散文还闪烁着思想的光芒。这里有直抒胸臆的,也有含蓄隽永,让读者自己在领略文字之美时去感悟。在《西湖歌舞永不休》中,他道出了对盛世奢华背后的隐忧;在《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鹦鹉洲》中他写道:“即使曹操能够消灭祢衡的肉体,但他能够消灭存活在时间长河中的浩然正气吗?”即使是写游记,他触景生情,也引发深思。如面对圣彼得堡众多的河流和桥梁,回想起彼得大帝当年规划和建设这座城市的构想,百义感慨道:“一个国家的强大,一个民族的崛起,只有与世界架起更多的桥梁,我们的心灵才会更加辽阔,我们的生命才会更加顽强。”

百义的散文还运用了多种艺术表现手法,呈现多姿多彩的斑斓样貌,显示了他的多方面才能和熟练掌握散文表现技巧的匠心。散文集中有抒情散文,有叙事散文,有议论散文,类别不同,呈现出的美学意味也不同。但百义能熟练掌握各种样式,或把几种类别巧妙结合,写出的散文让人耐读爱读,又增长不少知识。第一辑《乡情》、第二辑《亲情》和第三辑《他乡是故乡》,应是传统意义的散文,第四辑《履痕处处》、第五辑《域外探影》则是游记式散文,记录游历中的所见所思所想。第六辑《书人书感》却是重在写人,写他和一些作家的交往。人物不同,侧重点不同,但却都把人物的性情给刻画出来了。百义在描写这些对象时,游刃有余,或详或简,或浓或淡,处理得恰到好处,也颇见功力。百义的几篇学术散文,也值得关注。如《大别山在哪里?》《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鹦鹉洲》等,他在历史的长河中徜徉,史学史识与文学的表达,读之使人多获裨益。

百义对散文这种体裁有自己独到的认识。他认为:散文应当是心灵的放飞,目光所及,兴之所至,雪泥鸿爪,断简残篇,皆可为文。但这文一定要用心、用情、用文火炖出来。这个文字要让人读出音乐的节奏,看到自然的色彩与光线,听到鸟鸣啾啾,泉水潺潺。散文可叙事,但不能漫无边际,毫无节制;可抒情,但不能虚情假意,无病呻吟;可说理,但不能枯燥无味,板起面孔。散文可长则长,可短则短。长可江河万里,沿途风光旖旎;短则景观微缩,毛发毕现。百义这样思考的,也是这样践行的,所以他的散文才做到文质俱佳,形神兼备。他现在虽已退休,但壮心犹存。他自言:我的年龄犹如一道正在下行的抛物线,但求知的欲望与写作的冲动,还如年轻时那般“欣欣向荣”。曹操有诗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百义并不算老,有他这般的豪情,我们相信他会有更多的佳作贡献给读者。

(《岁月绵长》周百义/著,河南人民出版社)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