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影视

版面概览

上一版   

 

2021年01月07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错会半生(德国)

编剧/导演:扬·奥勒·格斯特主演:科琳娜·哈弗奇  汤姆·希林

清晨,一夜无眠的拉娜·詹金斯在床上转过头,今天是她六十岁的生日。她看着房间里的一个角落,那里本来应该有一架钢琴,现在只剩下一张琴凳和一个节拍器——她倾注半生心血把儿子维克特培养成钢琴家,他却在几个月前毫不犹豫地离她而去。

上午,两个警察敲开拉娜家的门,请她作为见证人去领居家参加一次搜查,拉娜心不在焉地看着他们工作,注意力完全被房间里的一架钢琴吸引。

搜查结束,拉娜去银行取出所有存款。她来到音乐厅,今晚维克特将在这里举行一场音乐会。得知门票几乎都已售完,拉娜松了一口气,买下剩余的二十多张票。

她来到自己退休前工作的市政厅,把门票送给老同事,却发现在她们眼中,自己原来并不怎么受欢迎。她来到音乐学院去见钢琴老师莱茵豪夫教授,却只在琴房看见一个对弹琴没什么兴趣的小男孩。

她在咖啡馆里碰到年轻女孩乔安娜,她说自己是维克特的女友,但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上他。两人的交谈并不愉快,拉娜不时流露出对维克特是否会成功的怀疑,乔安娜却说,维克特缺乏自信,对人很疏离。闻听此言,拉娜心生不快,趁着乔安娜离开接电话,偷偷折断了她的琴弓。她来到剧院后台,想找维克特聊聊,却被前夫挡在门外,拉娜拿出票想要送给对方,又被婉拒,“我们已经有票了”。

拉娜买了个无糖蛋糕,打车来到母亲家,维克特搬出去后一直跟外婆住在一起。母亲说话依旧是熟悉的那种刻薄口吻,时刻提醒拉娜她是一个失败的母亲,也是一个失败的女儿,激动之下,拉娜抽了母亲一个耳光。

维克特回来了,母子俩坐在衰败的花园里想要说点什么。拉娜说起自己刚在维克特房间里看到一叠曲谱:“这是你写的曲子?我很喜欢。”维克特追问她曲子到底怎样,拉娜忍不住说:“曲子写得很考究,但你不觉得主旋律太悦耳,太追求旋律性了吗?你是个极具天赋的钢琴演奏家,为什么要谱曲呢?这世上已经有太多美妙的音乐了。”“你为什么要在我演奏会开始前的四小时专门来说这番话?我现在该怎么办?”维克特顿时激动起来,又瞬间委顿下去。

拉娜回到城里,来到莱茵豪夫教授专门去的咖啡馆,拿出票送给他:“我以前是你的学生。”“我的学生太多了。”老人接过票,颤巍巍地离开。

晚上,拉娜站在等待音乐会开场的人群中,只觉得无人分享她的骄傲。她来到门外,把剩余的票全部送给了路人。

音乐厅里,弦乐队开始调音,不一会儿,舞台经理走上台来,说因为技术原因临时更改了曲目。弦乐队离场,维克特独自走上舞台,弹奏起他最熟悉的肖邦练习曲第十号。

中场休息时,听着观众们和莱茵豪夫先生对维克特的赞美,拉娜内心有说不出的愉悦。她来到后台,却听到前夫正在劝说维克特,应该大胆演奏自己谱写的曲子。

下半场开始,维克特和弦乐队回到场上,他略带迟疑地弹起自创曲,优美的旋律像锤子一样重重击打着拉娜的心,她离开音乐厅。一曲终了,她在门外听见如潮水般的掌声,维克特说:“这场音乐会献给我的母亲,今天是她的生日。”

拉娜在后台见到维克特,感谢他为自己送上如此难忘的生日礼物,他们的谈话却一次次被其他人打断。收到拉娜赠送票子的人们为了感谢她,把她拉到音乐厅对面的小酒馆,一起庆祝,莱茵豪夫教授也坐在那里。不料,维克特和朋友们的庆祝会也订在此地,母子俩遥遥相望,却都面无表情。

莱茵豪夫看着拉娜:“我有点想起你了,你当年野心勃勃。但你觉得自己不够格,所以就放弃了弹琴。”

拉娜说:“是的,你说过。我知道自己不会成为一流的钢琴家。”

莱茵豪夫狡黠地微笑:“我对任何人都说过他天赋不够。要么成功,要么寂寂无名。我说这话是想测试,有没有人能坚持并继续前进。”

拉娜不知所措:“可是我的左手一直很紧张。”

“你的左手不是你放弃的理由,只是借口,其实你很有天赋。”莱茵豪夫端起酒杯。

拉娜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你要我别丢父母的脸。你说过,拉娜,我一想到你的首次上台演出,就为你父母蒙羞感到难过。”

莱茵豪夫喝了口酒:“你有天赋,或者说曾经有天赋。有天赋的人不少,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拉娜带着醉意回到家,坐在琴凳上对着墙哭泣。她敲开早上被搜查的邻居家的门,径直走到钢琴前坐下,熟练地弹起肖邦练习曲第十号,琴声激越,如泣如诉。

(缩写/淼淼)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