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世纪风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01月07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雾雨杂炊烟

王剑冰

来的时候北方正落叶,而萍乡还是一片绚烂,绚烂着想不到的平常与异常。视野中又出现了艳丽的色块,像大地的锦毯,一直铺向前去。车上的人兴奋起来,渐渐看清是波斯菊,红的粉的黄的波斯菊,每个叶片都尽情灿烂。

一定是一场好戏的序幕。果然就看到一条河,清澄的水推拥着粉墙黛瓦及各式各样的树,其中的柚子、柑橘,垂着甜润与丰满。

来的是湘东萍水河与麻山河交汇的江口村。入眼一片湿地,裹挟着潮潮的气息。迫不及待地深吸,再浅浅地呼出。芦花抚扫,荷花吐艳,远处的稻穗还在摇动着谷香。曲折的木栈道,将阳光折成几何形状,人走到上边就感到衣袂飘摇,心野绽放。前面的一群孩子,音符样跳跃。谁仰着腰身在曲折中玩自拍,另一个曲折里,有人早将她作了风景:软风中飘曳的红丝巾,挑战了大片的绿和蓝。

先是要去“0799”,0799是什么?江口人说,0799是我们的区号。笑了。将区号作为一个艺术区的代名词,好新鲜。让人联想北京的“798”。

村子的最高处,翠竹簇拥,江山环绕,“0799”就错落其中。深幽的山村,竟然打造了一个审美空间,吸引着外来画家驻站,也激发了当地的绘画热情。一个个格调不同的工作室,展现出淳朴又现代的乡间情怀。

正值周末,大人小孩都来体会掩藏在乡间的艺术世界。一个拄着拐杖的女子,正顺着斜坡往上攀,一步步接近心中的向往。风景里的农人头戴斗笠,正在田间采摘丰收,丰收中有黄蜜桔、火龙果、八月瓜、三红柚。转过一个山脚,菖蒲、美人蕉、粉黛乱子的后面,竟跑出来一大群黄葵花,闹嚷嚷冲着晨阳撒欢。倒是凌氏宗祠,闲来书院,端坐着不动声色。

同田里一位老者搭话,他在这里生活了七十年。说话的神情,让你感觉出那种满足与安逸。家住萍乡江水头,山河清新,气象宏阔,加上不断变化的日月,能不满足安逸?听我们夸这里好,老者说,前面还有鸬鹚烟雨,更好看。他一指就指出了一脸得意。我们当然要去,一个江口,就有这么多可看可玩的地方,更别说湘东。

雾雨杂炊烟,山巔复树巅。来过萍乡的张九龄、黄庭坚、范成大,再来会惊叹世事变幻。

进入农舍,仿如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屋舍周围扎着细密的竹篱笆,阳光硬性地挤过来,挤出一束束金线。屋内的墙壁装饰的是竹,顶蓬搭的是竹,然后是竹子与芦苇的编制品。如此这些,加上石与瓦的传统元素,显现着祖母般的亲切,多少年来,农家就在这样的亲切里繁衍生息,自得其乐。绳子上吊着皮影戏的影人,刚刷完一层彩,微风一吹,手脚晃动,似在自耍自唱。

另一个院子里,各种形态的傩面具挂在墙上。不定何时,古老的激情,会让它发挥作用。后来真就看到了传递念想与快乐的傩戏表演。虽然生活富足,人们依然保留着自己的喜欢。那种原始的味道,透显着民俗民风的精髓。我曾经在云南和湖南看过傩戏,他们就在田间地头趁兴起舞,让你感到那就是他们的天堂。在中国,作为活化石的傩戏大多相同,寄托与信仰也都一样,就是希望风调雨顺,幸福安康。

这里有的是原材料,也就有人组织起来,共同富裕。一处叫作“三石竹艺”的地方,一群女子分坐案子两边,细如发丝的竹条在手上翻舞。她们正在为一个个杯子做花样,也就是为瓷器穿一件竹衣裳。我发现竹丝有深有浅。就问一个叫芊芊的女孩,芊芊说,深一点的是烤色,浅的是本色。随后又解释,烤色就是经过加工的,以便与浅色搭配图案。

不同的竹丝精致地箍在瓷器上。我想知道,做好一件所用时间。芊芊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伴,女伴说,得一天。真的是慢工出细活,要付出怎样的心态与神态?

她们的身旁,是一把把细细的竹丝,柔顺得像女子的发辫。那么大的工作间,这些发辫成就了另一个艺术世界。

展室里有很多做好的竹编工艺,花样纷繁的作品中,我看到了鸬鹚杯盏,那是一个极品的组合。鸬鹚从竹丝中跃出来,自然而生动。

有人将这里叫成了鸬鹚,是因为岛的形状。鸬鹚代表了一个美妙的想象,想象中再加上一袭烟雨,就知道境界的构成是怎样。“鸬鹚烟雨”,一个哲学与美学的命题。

大片的浮萍在水中开放,让你想到萍乡的名字。众多的阳光在浮萍上晃,晃成一堆珠玉。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很早就利用了鸬鹚的灵巧与乖戾。一位老人告诉我,鸬鹚通人性,懂事理,像猫狗一样,成为人的知己。以前遇到老死的鸬鹚,他们会郑重地葬在水边,念出它许多的好。

戴瓦的风雨桥,释放着浓浓的乡意,老辈人说起来,谁没有走过风雨桥?风雨桥上有他们的欢声,有他们的情爱,有他们的回忆。年节里,长长的龙灯会通过风雨桥,敲敲打打的傩戏会通过风雨桥。走过风雨桥的还有高抬的龙舟,那是五月必须的乐趣。

乡愁里的风雨桥,永远架在人们的感情里。风雨桥连着路与路,村与村,连着人们的志向与梦想。有人走过风雨桥到很远的地方去,去了没有再回来,有人回来见到风雨桥心就跳,知道到家了。山就在近前,重重叠叠的大山,以前是阻隔世界的屏障,现在却成为家乡的一景。

这片天地是湘东的浓缩,从那些清澈的流水,那些彩色的田地,那些细腻的竹编,那些忘情的舞唱,你能感到湘东人是快乐的,他们的快乐带动了我们的快乐,在哪里都留下欢声笑语。

偶尔飘过一朵云。又飘过一朵云。

真就有了烟雨,先是细雨,丝丝缕缕地下来,下得到处润湿,后来便起了青烟,烟带着雨飘。烟雾变大的时候,雨反而小了,这里那里都是烟的团扇。而后又是烟的丝带,在一围一围地抻拉,抖闪。这个时候,若果从高处看,就会看到小岛的景象,那真的就是烟雨中的鸬鹚了。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