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书评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01月07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走出白桦林的灵魂

彭瑞高

从上世纪中叶走来的人,大约都看过一些与知青相关的作品。若干年过去,写的写累了,看的也看累了,于是偃旗息鼓,一时宁静,也应了清人诗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最近看了小说《走出白桦林》,并重温作者的前两部作品,又一次提及“知青的灵魂”,很有感触。

白桦林是知青插队的小村。作者已写过《遥远的白桦林》《远去的白桦林》两部长篇,有很深的“知青情节”。前一部长篇,写的是上海年轻人远赴东北乡村,开启各自人生;后一部写的,则是承载了第一波坎坷的他们,回城后如何拼搏挣扎。诸君可想,“60后”现在都年近花甲,而知青大多是“40后”“50后”,时至今日,谁又不是白发满头、一身风霜!

于是探讨灵魂及归宿,确已是这代人的重要话题了。我也是一介知青,知道有些好强了一辈子的同龄人,一旦退出主流、淡出社会,往往心神不宁;而那些生活艰辛的老知青,退休回家后更是身心疲惫、满目茫然。他们从来不问,却人人在想:知青灵魂何处安放?

知青的灵魂是什么?我与“白桦林”三部曲作者、上海作家王雅萍有过一次笔谈。

她说,广义上说,知青的灵魂是真善美,但更聚焦于一个“真”字。可以说,知青对“真”渴望最深,求真成了他们的灵魂追求。

然而现实生活中,他们的灵魂总是在真与假的碰撞中无处安放,他们的青春总是在“悔与无悔”的煎熬中备受争议。那种纠结,在她最近这部《走出白桦林》中表现得尤为突出。知青们早就走出白桦林、回到城里,但他们的伤和痛留在那里;他们一次次地回访白桦林,其实质有似于乞灵“精神故乡”,抚摸伤痛,祭别青春。

这次出人意料的是,作者用的是科幻小说的构思与笔法,完成这部《走出白桦林》。二十多万字的叙事,为知青灵魂设想了一个新去处。已经有读者解读:这部长篇在艺术表现上的创新,是要我们超越历史,站在未来的高度上,审视“白桦林”那一代知青的灵魂;这灵魂通过科学幻想,飘离俗世、走向宇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追求与释然,也是一种心领神会的超脱。

作者面壁十年,以“白桦林”为青春圣像,呕心沥血,写了三部长篇,殊可赞佩。尤其难得的是,这第三部长篇一改传统,以宇宙为舞台,以灵魂为主角,以幻想为路径,以星球为家园,大开大合,大起大落,读来十分引人入胜。作者与作品中的主人公一样,抛却束缚,了无羁绊,思接千载,笔通万里,为知青的灵魂擘画了一个宏阔瑰丽的世界。那里,虽然时间以光年来计算,舟车以飞船来替代,但依然有着光明与卑鄙的较量、道义与虚伪的斗争,依然有着惊心动魄的阴谋,有感天动地的爱情……

从白桦林里走出的灵魂,飘落此地,应为笑慰。

(《走出白桦林》王雅萍/著,上海文艺出版社)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