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版:童书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01月07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绿珍珠》:用纯真与执念创造希望

钱淑英

汤汤的长篇童话新作《绿珍珠》出版了。作者用三年多时间精心构思和打磨,书写了一个关于人与自然不可调和却又相依相存的动人故事,为中国童话界增添了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

古老的绿珍珠树林里,生活着一群绿嘀哩,他们生长在太阳和月亮下,飞翔在花草和树木中,在悠长的岁月里经历了天地间的风风雨雨。他们有绿色的手掌和脚掌,身体里流淌着绿色的血液,在每个清晨用嘀哩嘀哩的歌声唤醒树林。绿嘀哩其实就是树精,但汤汤这一次没有直接用精灵鬼怪这样的称呼为主人公定名,她用去概念化的名字,使人物拥有了鲜活生动的形象特性。她还将这个名字编织进歌谣贯穿文本始终,为童话带来了非同一般的灵动感和情境感。

作家以第一人称的叙事口吻讲述故事,通过绿嘀哩念念的娓娓诉说,带领读者慢慢走进文本深处。童话在念念等待妹妹啾啾出生的场景中徐徐拉开序幕,那时候,念念的名字不叫念念,叫蓬蓬。她用心守护着那个孕育着新生命的树脂球,在经历了漫长的渴盼和等待后,终于迎来了妹妹的出生。作者用浓墨重彩描绘绿珍珠林的美丽以及姐妹们相伴的快乐时光,一切仿佛被镀上了一层温柔迷人的光芒,显得特别美好。正因为如此,当我们看到绿珍珠林被人类破坏,绿嘀哩不得不住在城市道旁的树上,啾啾因此生病并且最终变成一丛枯枝燃烧成灰烬时,才会和主人公一样感同身受,心痛得想要落泪。

绿珍珠林和啾啾就这样消失了,蓬蓬内心无比疼痛,她给自己取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念念,因为那念念不忘、永远不忘的无穷无尽的想念。念念的心中同时生长出了对人类的恨以及一个倔强的念头,她从世界上最老的绿嘀哩绿婆婆那里得知,人类的拥抱或许可以让绿嘀哩在月光下创造的虚幻树林复活,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城市里游荡,寻找能让绿珍珠林和啾啾复活的渺茫希望。小女孩木木,那个曾经带头砍伐树林的城市设计师的孙女,就这样走进念念的计划中。

念念用了八年的时间等待机会来临,她不仅赢得了木木的信任,并且和木木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汤汤用细致入微的笔墨描写了念念的漫长陪伴与守候,以及时常缠绕在心间的迟疑与不安,将其快乐与煎熬相交织的复杂心情刻画得淋漓尽致。而在念念决定实施复活计划的那一刻,作者又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创设了故事情节和人物命运的巨大波折。木木带着期盼的心情跟随念念来到月光树林,那么热切地愿意拥抱一棵树,一切似乎比念念预想的要顺利很多。但紧接着,木木从树上摔下在手掌心擦破的一滴血,让事情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绿珍珠城被毁灭,复活后的绿珍珠林变得丑陋荒凉、死气沉沉。念念在毫不自知且无力掌控的情况下伤害了木木以及木木居住的城市,她的心中产生了更加强烈的疼痛感,并且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这一滴血的意外出现,以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推动着故事往前走,摆脱童话固有的逻辑模式,体现了作家的精巧构思。

随着天才科学家童安的到来,人与自然的冲突走向更深处,童话的叙事氛围也因此发生变化,在古老的幻想情境中加入了现代感。汤汤将童安设定为如念念一般拥有单纯执念的一个角色,不同的是,念念的执念在于对家园和情感的守护,童安的执念表现为探索自然的热情,两者之间的矛盾不言而喻。童安让木木用欺骗的手段把念念抓进“精灵捕手”这冷冰冰的仪器里,为的是满足科学研究的目的,但他同时对绿嘀哩怀有温柔之心,并没有打算过多地侵扰他们的世界。当听到念念唱响绿嘀哩之歌时,这位年轻的科学家感动得流下眼泪,甚至在那一瞬间产生了还念念以自由的想法。但被野心紧紧撅住的他随即又表示反悔,其情感态度的突然转变,反映了人性的真实与复杂。

与人类相对照,绿嘀哩显得愈加纯洁和善良。即使在拯救念念的过程中,绿婆婆、小野和姐姐们也不忍心伤害童安,因为他们的心里根本产生不了真正的恨。这其中所折射的反思意味是显而易见的,然而作家没有对此展开绝对化的道德判断,而是以平和的姿态呈现各自的立场,将故事引向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局。童安最终被绿嘀哩的天真性情所感化,爷爷和木木带着人类的忏悔与祝福创造了绿珍珠林重生的奇迹,汤汤用复沓回环、暴风骤雨般的文字,将这个过程表现得极具感染力和冲击力,使人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颤。

树林的重生带来了无尽的喜悦,就在我们期待人类和绿嘀哩在和解中携手走向未来的时候,绿婆婆却用珍珠泉的水抹去了木木、爷爷和童安关于绿嘀哩的记忆,因为忘记才是最好的祝福。绿嘀哩的无奈抗争与执著坚守,人类的征服欲望与自我反思,就这样交错缠绕着,将人和自然相生相伴的复杂关系展现得耐人寻味。在童话的尾声部分,繁茂葱茏的植物和城市的废墟紧紧拥抱在一起,融合成一种奇异的美丽,一个新的绿嘀哩妹妹即将出生,她和啾啾一样孕育在乳白色的树脂球里。由此,我们看到了新生的希望。

可以说,汤汤在童话《绿珍珠》的角色性格、情节结构以及主题内涵的把握上用足了心思,作品于跌宕起伏之间显示出开阔的文学气象和悠远的艺术情味。作家仿佛就是绿嘀哩念念,用纯真和执念创造着童话的绿森林,在人类和自然之间架起一座美丽的桥,桥的两岸,满是绿意和生机。

(《绿珍珠》汤汤/著,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