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关注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01月07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2020年,文学在这里发声

一月

1月2日

“新人”是对文学的一种鼓励,而非束缚;是解放,而非压制;是一种敞开的可能,而非封闭的规范。“新人”之于文学,尤其是当代中国文学,正呈现在无限的期待视野中。——吴俊

二月

2月27日

我们时代的诗人是与时代对称的,但是并没有改变这些时代性,或者说并没有“创造时代”。这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写作的问题。  ——张清华

三月

3月12日

每个人的记忆都是重要的,尊重每个个体的记录和感触,希望这次对疫情的记录能让所有人的生命受到一次启蒙,主动做时代的记录者,做自己生命的见证者。

——秦晓宇

3月19日面对危及人民生命和伤及城市本体的整个战“疫”中的“上海方案”,其本身就是人类文明和现代城市史中的一部具有经典意义的诗篇。  ——何建明

四月

4月2日

生态文学是对包含着人类在内的所有自然对象和生命表现感受的一种叙述,其包含对象和目标显然是远远广泛于传统的文学界地的。  ——李炳银4月30日

《雾行者》总体来说是一部讨论  “经验”的小说。有否可能回到一个坦白的状态,用坦白的语境而不是态度来写一写,何为经验,人如何使用经验,经验是否可以成为修辞手段。  ——路内

五月

5月21日

一座城市的高度,主要不是她建筑的高度,而是她文化和精神的高度。而上海这座城市最值得引以为傲的,便是她拥有一批执着于人文理想的文化人。  ——毛时安

六月

6月25日

真正介入批评,首先就得贴着文本。如果是在预设的理论框架里分析作品,还是会隔。怎样才不隔呢,做好两个“贴”,一是贴语言,二是贴对象。  ——阿来故事使生命变得温暖而有意义。经验的独特性,记忆或想象的组织性、连续性,敏感的道德触角,诚实地而不是扭曲地、粉饰地表达,这就是叙事主体的建构。——王鸿生

几位老友凑到一起,边喝边聊,聊人生,聊爱情,聊文学,聊哲学,有的危襟正坐,有的插科打诨,大家或即兴创作颂诗,或相互挑刺攻讦,心直口快,言无不尽,自由自在,而且还没有伤和气。这才是谈论文学和批评应有的样子啊!  ——张柠那种复杂又纯真,混沌的饱满多汁、活力肆意的高超之作,通常符合两点,一是写作者的原形,自有足够的体量与圆满,二是对所串之作,是出于无心机的赤诚行动。  ——鲁敏

现在,我们走到了小径分叉的路口。有的人,也许已经发现了“一条狭窄、垂直的小径”,假如他们不停歇地走下去,早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园地;有的人,已经偃旗息鼓,不知所踪。我们还能凭借批评召唤更好的自己吗?  ——岳雯对国家和人民充满热爱,对现实保持真诚,带着探索精神进入生活的深处,直面社会现实和日常生活的高度混杂性,这才是一切报告文学作家、“非虚构”作家的立命之本。——王磊光青年写作的转型,就是抛开那些束缚我们介入更广阔现实的现代规矩,让文学换上一副传统的世俗化装束,携带着更为明确的人性和德性目的,重新走近现实、走近人,去影响、去修复这个日益撕裂的生活世界。  ——唐诗人

七月

7月16日

好的小说应该从故事内部展开,一旦真正进入故事,作者会发现其人物的美善和丑恶也是自己的。作者不应该有优越感,应该跟着故事和人物走。——哈金

7月30日

身体悬在半空或可忍受,要命的是精神也悬着,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每一场风来,都得摇晃,梦想、尊严、现世的安稳与幸福,经不起摇晃几次就散了架。——徐则臣

八月

8月13日

对于我来说,小说的语言就是小说的一切,而不只是小说得以实现的手段。就像一个活着的人一样,语言就是小说的骨肉血脉气息和灵魂。——赵松

九月

9月10日

在和自然亲近、共情的能力上,每个人都不缺。让我们记住那些曾经感动的瞬间,在生命中,不停歇地继续感受它,保持发展我们固有的能力。——乔阳

9月17日小说家看哲学的东西一定要当素材看,要从小说的角度看哲学。哲学进入文学也是人物角度而不是哲学角度。  ——宁肯

9月24日

现实主义传统与现代主义传统对作家的交互影响,大大拓宽了当代小说的叙述能力和表现空间。  ——贺绍俊

倡导新“小说革命”恰恰表达的是解放小说的渴望。小说革命需要小说家、批评家和读者的合力来完成,它是一个动态的、弹性的艺术运动。  ——王尧

十月

10月15日

用我们四川话来说,我硬是不晓得是咋个搞起的,我竟然活到106岁,现在还能说能写,没有成为痴呆,看样子还准备继续活下去。我更是不晓得咋个搞起的,年逾百岁,还能进行文学创作,写出了不太满意的《夜谭续记》这本小说。  ——马识途

十一月

11月12日

不管什么时代人要面对的还是那些事,那些基本的、珍贵的情感。我们可能更需要想一想,在看待问题的时候我们有可能没看见什么?正是在我们的没看见中,才存在着文学的伟大之可能性。——李敬泽天不变,道亦不变。人性还是一如既往的丰富,既需要游戏和娱乐,也需要关注现实和灵魂,需要经典文学作品对此形成的精神回应和文化引领。——韩少功11月26日当我们开始从小说讲述的这个具有多重意义的爱情故事直接读取其断言或结局性含义的话,就一定会践踏歪曲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布满在过程中,很可能这些细节、转折、起伏不平正是作家为之付出心血的时刻。  ——程德培

十二月

12月10日

诗歌的字非常少,你的每一个字在干什么,你都应该知道。我想要表达的瞬间,如果能用语言把它抓住、把它复原,这是多么重要,所以我极力用所有语言和经验去完成它。  ——娜夜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