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关注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1年01月07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首届“天马文学奖”在沪颁奖

网络文学经典化的根本在于创作的提升

本报记者  张滢莹

网络文学诞生至今已逾二十年,从一种网络表达和交流方式,发展为如今关涉影视剧改编、游戏、动漫、衍生手办等多领域纵深发展的文化现象,这一文学门类的发展中诞生了千万网络作家和数以亿计的读者,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文化领域的一座至关重要的城池。如今,在这座城池中,许多精品佳作正在脱颖而出,历经时光与受众的双重检验而逐渐进入“经典化”的序列。日前,在由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上海市作协、虹口区委宣传部主办的第二届上海网络文学周期间,首届“天马文学奖”举行颁奖仪式:血红《巫神纪》、齐橙《大国重工》、猫腻《择天记》、何常在《浩荡》、吉祥夜《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五部作品获奖,其中既有现实主义力作,也包含了彰显中国传统文化特质的玄幻题材。

作为中国现当代文学重镇的上海,也是中国网络文学的发祥地。这里聚集了全国最多的网络写手和文学网站,也诞生了多个“第一次”:如2015年的首届网络文学论坛,2018年的“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品”与上海网络文学周,2019年首次举行上海网络文学职称颁证仪式,如今,首届天马文学奖的揭晓使得这一序列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胡邦胜表示,网络文学属于文化产业的龙头、灵魂和上游,当面对着短视频、网红、人工智能的挑战时,网络文学队伍的建设和发展要拥有危机意识。他表示,作为网络文学的领军城市,希望上海能够探索出属于网络文学发展的新道路,培养更多优质作家和作品,用上海的力量带动全国网络文学茁壮生长。上海作协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王伟,虹口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吴强分别代表主办方致辞。

围绕获奖作品与近年来关于“网络文学如何经典化”的主题,颁奖仪式之后举行的研讨会上,多位网络文学作家、评论者展开探讨。

现当代文学中,茅盾文学奖是长篇小说的一座“丰碑”。网络文学何时能迎来自己的“茅奖”?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看来,如今天马文学奖的颁发,正是于此方向上的一种努力。在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大战略、大背景之下,读者期待更多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而推出好的作品,根本在于创作本身的提升。

在某种意义上,网络文学可谓接续了自古以来通俗文学的历史传统,其中既有因为媒介形式造成的先锋性,也有内容和内涵意蕴积淀的古典性,因此看待网络文学的经典化,往往不能以某一种固定的标准来框定。杭州师范大学教授夏烈表示:“包括市场反应、读者投票、榜单排行,以及影视改编等,其实这些都在促进网络文学的经典化。而学者、评论家如何在这一过程中施加自己的力量,将恰当评价标准运用于最终网络文学精品的产生,这需要非常重要的方式和适应时代的手段,以及在此基础上的艺术标准衡量,和对作品综合水平的评判。”

在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何平的印象中,现当代文学史上留下来的很多作品,都是因为评价而产生的,“评奖是经典化很重要的方式”。网络文学的经典化也应该涉及网络的各种权利,并对于作家投入更多关注。

“从全球情况看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特别稳定的个性和民族精神,直接表现在大众文化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黄平表示。因此,在网络文学经典化的过程中,厘清的也许不单是关于“佳作”的标准,更是哪些作品真正成功赋形了我们的民族精神、并在读者层面取得广泛认可和共鸣。在他看来,网络文学的经典化无可避免地要经历被评价的过程,进入到类似于传统文学体制的运作过程,如在学校课堂中被分析、被评判等。但在给学生课堂授课的过程中,他的实际感受也许是许多教育者的为难之处,在于网络文学的“有名作无名篇”。

这一矛盾并非源于作家写得不够好,而是出自网络文学特殊的生产机制。由此,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副主任何弘所想到的,是如何建立网络文学评价标准的问题。他认为,中国文学的发展其实也是传媒发展的过程,网络时代最核心的本质就是改变了静态文本的形式,成为  “流文”,不再是静态、让人把玩的东西,而可能是一种陪伴性。对此,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特聘研究员、网络作家许苗苗认为,这种渗透与流动,本身就是网络文学具备活力、能够不断生成经典的所在。

在上海大学中文系副教授许道军看来,选本的问题依旧在于:文本到底怎么选?以五部获奖的作品为例,他所看到的是很强的文学性,以及同时具备的非常典型的网络性、在线性和类型性的特质。他认为,文学出现类型化不是弊端,而是文学成熟的标准,“文学不成熟,不可能出现类型化分向”。

作为评委之一,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王祥在评选过程中始终存在着一种焦虑,“得先履行我的职责,把适合的作品遴选出来”,但当恢复到一个普通读者来阅读网络文学时,他又是非常快乐和沉浸其中的。这种双重性,也是身为评论家面对网络文学时必须面对的问题。因此他认为,假如失去体验者的角度去看待网络文学,就会错失网络文学真正的优长之处。而经典化的意义,恰恰是以创作对于人类整体精神构建产生重要影响。

如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所言,在网络文学发展20年之后,是时候梳理其进程了。其实,相较于网络文学前十年“肆意生长”的姿态,2010年开始后,为什么一种经典化的声音会愈加引发关注?以网络文学所催生的整个文化生态网络文学主流化、经典化的研究,在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研究员马季看来,将迎来长足发展,其中既不可能是一个人的成功,而是一个团队坐下来共同探讨、为作品定位,也是从文字角度拓展到其他介质,将所有延伸形态共同纳入范畴的讨论,“最终还需要开拓视野和思维,用更广阔的眼界来面对网络文学。”

“经典化是一个过程,不一定是一个结果,这其中包括阅读、对话、评奖和各种各样的研讨、评论,以及听取读者意见等,它是一个流动的东西,说到底,是时间的故事。”上海文艺出版社副社长、评论家李伟长表示。与他的想法类似,作家桫椤认为,经典的判定一定是在时间长河中经过不同代读者的认同,“最终达成的一种结果,对人类的精神世界产生重大影响,这个影响不是一代人,肯定是数代人的积累。”

网络文学周期间,召开了为期三天的全国省级网络作协负责人组织建设研讨班,血红、蒋胜男、管平潮、阿菩、何常在等多省市网络作协组织的“领军”人物参会。期间,还分别于朵云书店旗舰店与建投书局举办天马文学奖获奖作家、评论家、读者见面会,获奖作家与评论家娓娓而谈,就作品与网络文学发展提供鲜活观点。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