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世纪风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11月19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燃烧的大围山

张雄文

午后的一场骤雨丝毫未打湿心情,我的目光被头顶峰峦热辣辣地牵引:亘古苍碧一如往昔寂然铺陈,雨后愈发深沉而清爽,如端肃老者新浆洗过的青衫;乳白色山岚缠绵山腰,初夏的微风里忽厚忽薄,像唐玄宗面前霓裳羽衣舞翩翩时柔曼的飘带,将人的思绪引入缥缈的仙山琼阁;湿漉漉的空气里漫过峰顶滑落的气息,浮荡似有似无的杜鹃花幽香。我深吸一口气,似乎隐隐听见了山头杜鹃花的低低笑语,忙催促尚自犹疑的友人登车,向峰峦高深处急急爬升而去。

这是位于浏阳东北的大围山,属湘赣边界磅礴的罗霄山脉支脉,与井冈山筋脉相连,淌着相同的热血。近年来,大围山以风姿卓异的杜鹃与人流熙熙的“杜鹃花节”而越发声名远播,似乎已与花炮、豆豉、蒸菜等一道,成为浏阳这座汉唐便置县的古城又一张硬扎扎的名片。于是,当浏阳的友人相约时,我似乎接到了大围山芬芳漫溢的请帖,心早已荡漾开来。

“火!”车子才向七星峰攀升一小会儿,我悚然惊呼起来,眼前成片的山野腾起了烈烈火焰,将雨后洁净的苍穹染得通红,天上地下仿佛《水浒》中林冲看守的大军草料场刮刮杂杂烧将起来:“赤龙斗跃,如何玉甲纷纷;粉蝶争飞,遮莫火莲焰焰。初疑炎帝纵神驹,此方刍牧;又猜南方逐朱雀,遍处营巢。”只是峰峦依旧静谧如初,不曾有令林冲惊骇的“必必剥剥地爆响”。朋友笑了:那是盛开的杜鹃花。我也释然而笑。

须臾间,我们已完全置身于“火海”。我小心寻觅“火焰”中隐伏的木板游步道,任一束束芳香四溢的“火苗”舔着我的全身,心也随之熊熊燃烧着。与我先前熟知的南方丘陵矮小灌木丛中的映山红不同,这里的每一株虽也算是灌木,却分外健硕、挺拔。挨挨挤挤、粗细不一的枝头挂满了鲜红的喇叭形花瓣,细嫩花蕊带着染红的露珠,颤颤巍巍摇曳,像少女羞涩的脸额。花株下其它的小灌木与杂草也有,但似乎已被火焰灼伤,畏畏缩缩,将更阔的空间让了出来。

登上游步道尽头的三层观景楼阁顶层,我终于从“火海”中逃逸浮出。但尚未松口气,低头看时,脚下与四野依旧是奔突、追逐、回旋的凶猛“火焰”。我张开双臂,向阁下的友人笑着大喊:“火并不能把我征服,未来的世纪会了解我,知道我的价值。”朋友也笑起来。

他上来后介绍说,大围山的杜鹃现有一万多亩,也不只有绯红如霞似火的红杜鹃,也就是映山红,还有粉红的鹿角杜鹃、云锦杜鹃,纯白的猴头杜鹃、淡紫的红毛杜鹃等30多种,许多还是大围山所仅有的珍品。他遥指远处火焰似乎暗淡下去的几大块:“所以那儿就像火海中安静的几眼池塘。”

我沉吟间,朋友又一脸恭肃地说:“大围山不只有漫无涯际的花海,也有深厚的人文底蕴与荣耀过往。当年,毛泽东就在浏阳等地发动秋收起义,队伍还在大围山歇宿过,或许就睡在这些花株下。”

我肃然点头。“啼血万山都是红”,先驱们当年在大围山引燃的是另一团火,后来烧到了井冈山,从此“岭上开遍映山红”,烧出了和平、温煦的万里江山。

清风徐徐而来,我披风骋目。近处,是一丛丛、一簇簇蓬勃的火焰,又如千万朵红霞跌落山间;远处,云端耸峙而出的山峦依旧层叠,淌溢千秋浓翠,云霭在山坳处海浪般翻腾、聚合;更远处,白云稀薄处偶尔露出的山脚,星星点点散落簇新的村舍,粉墙红瓦,清幽而安谧。

友人与我比肩而立,也默然沉浸在眼前画图般的景致里。良久,他缓缓说:大围山所在的大围山镇,因地处湘赣交界处的偏远山区,过去是浏阳比较穷的地方,两年前全镇还有665户2002个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这两年来,长沙、浏阳和镇里安排513名干部进村入户,以一对一结对式全覆盖帮扶脱贫。镇政府又依托大围山这一国家级生态旅游示范区,引导贫困户发展特色种植养殖、开办农家乐、家庭旅馆或参加旅游务工服务、销售土特产等,扶贫效果很是显著,每年至少能为贫困户增收150万元以上。“杜鹃花节”就是镇政府和帮扶干部们一个颇有影响的创意,四方游客纷纷而来,一张张笑脸与满山杜鹃相映红,全体贫困户今年如期脱贫不是问题。

我蓦然想,大围山遍野燃烧的杜鹃与山脚村舍火红的日子,足以告慰先驱们当年点燃的那一团烈火了吧?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