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版:综合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11月19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多维视域下的文明与书写”交流活动举行

本报讯 11月12日,2020上海国际童书展开幕前夕,中外少儿出版领域的互通交流盛宴——“多维视域下的文明与书写”在沪举行。活动设置了“交流·同放异彩”“互鉴·相得益彰”“共存·和谐共生”三个部分,中外嘉宾、出版人、作家及画家通过线下线上对谈的方式共同参与交流。

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表示,儿童文学让作家和孩子心灵相通,也是全球文化与文明沟通交流的重要桥梁。曾参与高洪波“快乐小猪波波飞”系列在国外推广工作的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前主席玛利亚·耶稣·基尔谈道:“小猪波波飞幽默、机智、亲切的形象,受到了法国孩子们的热烈喜爱。在当今世界范围内的疫情环境之下,阅读能够让人理解并接受文化之间的差异,这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理解不同文化的具体方法。”曾为《明亮的黑眼睛——赵丽宏致小读者》创作插画的伊朗插画家法尔希德·梅士高里等对作家赵丽宏的作品给予高度评价,并表示为其插画感到荣幸。赵丽宏说:“作为一个中国作家,我深切地感受到中国文学越来越受到世界的关注。几位伊朗画家和中国画家的合作让处于不同语言环境的人类,通过图书进行心灵沟通和交流感情,最终达到了同放异彩的双赢效果。”

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得主、作家曹文轩以《羽毛》《柠檬蝶》创作为例表示,图画书主题来自于他对西方哲学十五年的阅读,“罗杰·米罗的构图来自于他对中国文化的精妙感受和特别解读。这些告诉我们:一个更高级的文明一定是产生于各种文明的交叠之处。”谈到这段合作经历,2014年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巴西插画家罗杰·米罗回忆道:“这两本书引发的中外创作的巧妙相遇是一种全球体验,更是情感与艺术的互鉴。这次合作跨越了中巴文化的差异,体现了一个虚构的艺术对象及第三种元素,成功实现了与世界范围的孩子进行对话。”

上海作协副主席秦文君表示,她创作的《我是花木兰》以一个生活在今天的小女孩的梦境,对话南北朝时期的巾帼英雄。“作品的写作过程就是心灵开放的过程,女孩成长具有无限可能性、丰富性,花木兰美好的人性特质,在诸多力量的影响下,重新被擦亮并闪光。”在谈到这本书绘画技巧处理时,英籍华裔插画家、BIB金苹果奖得主郁蓉说:“在这部作品中,我使用剪纸和西方的铅笔线描和素描的形式,从而让中外两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和技法得到了充分借鉴和交融。”

IBBY前主席、比利时作家瓦力·德·邓肯表示,作为一名作家,他试图通过他的作品《年和男孩》引起孩子们的思考。该书插画作者、插画家熊亮谈到,邓肯通过孩子的视角,毫不避讳地描写了冲突、痛苦、压迫、受伤等等情节,使故事充满了张力。“我采用敦煌和民间的艺术语言,融入当代视觉语言,根据情绪,让色彩和造型都更为强烈。这是两种不同文化巧妙、和谐地共存的成果。”

本报记者  傅小平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