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新批评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东方智慧如何洞察未来人工智能世界

马明高

《2030·风起智能》不仅处处可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而且还不时地闪现出中国传统文学的古老风采风韵与东方古国的气派与气质。

文学评论家王德威说:“科幻小说是中国文学迈入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现象”。以刘慈欣等作家的科幻作品荣获世界科幻文学雨果奖为标志,科幻理论家宋明炜断言,科幻在中国已经出现了第三次浪潮。这当然是从1902年梁启超发表《新中国未来记》、1903年鲁迅翻译儒勒·凡尔纳的《月界旅行》《地底旅行》说起,到上世纪80年代改革之初,在“科技现代化”的政策感召下,郑文光的《地球的镜像》、童恩正的《珊瑚岛上的死光》,打开了地球与宇宙奇诡的科幻书写,直到新世纪刘慈欣《三体》、韩松《地铁》、王晋康《转生的巨人》等为标志的“新科幻”、“新浪潮”出现。当下的科幻小说出现了三种类型,刘慈欣的偏向技术化倾向、韩松的偏向超现实的文本与王晋康的偏向人文主义的执著于人性善恶思考。王晋康的科幻小说总是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之间,在历史反思与道德追问之间,在国家与个体之间,用强烈而宽厚的人道主义精神试图建立起一种重要而可贵的平衡关系。无疑,杨红光的《2030·风起智能》走的是典型的王晋康科幻小说的路子。当然,这也符合杨红光“左手写思想随笔,右手写惊心小说”的个性化写作特点。

《2030·风起智能》的故事并不复杂,说的是给手机贴膜和卖手机壳的自称是软件工程师的“教授”,和他神交多年的A国网友怀特,来到回龙观找到对中国传统文化造诣极深的道长先师,说他们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秘密,即一些自以为血统优越的人,非常邪恶并变态,成立了一个庞大的组织,认为人工智能来势汹汹,造成全球失业规模达几十亿人,现在正逢三千年大变局之际,可以启动消灭世界低端人口的代号为“世界游戏”的“抑制成长计划”。面对A国利用现代高科技实施的“三招抑制策略”,刘义、曹欣、王先生、先师等一班人组建大道公司,吸纳中国哲学“和光同尘,大道至简”的博大智慧,以利天下、慧天下、善天下的胸怀,先是开发世界上最简单的手机系统,然后向更多领域拓展系统,开发好学易懂的傻瓜软件,再做高端,能想到的有多高端就做多高端,瞄准智慧城市和物联网,开发高级实用系统。在完成这“三步走”的基础上,研发生产“大道善意系统”和“止恶软件”。“将来的某一天,每一种人工智能,都必须加装大道善意糸统,没有装,就会被认为是一种阴谋、一种重大缺憾,缺少大道善意糸统,从残疾到癌症,都存在潜在的危险。这种糸统,类似于现在的预防医学,也是中医的最高境界,不治已病治未病。”而“止恶软件”的功能是反读脑和读脑,“反读脑指的是人脑,反读脑的同时,还必须要读脑,我们读的是人工智能的脑,不是人脑,所以更容易读出。利用我们研发读脑仪的技术和经验,利用高空和远程扫描技术,发现哪台机器没有安装善意软件,甚至有恶意软件,就主动报警,并加以记载,然后和政府监管部门合作,进行规劝,如果发现有犯罪的可能性,则启动侦查。”

《2030·风起智能》正是通过一场抑制与反抑制,科技、商业与人性的惊心动魄的“战争”,去捅破世界的那一张薄薄的窗户纸:人工智能本身没有善恶,但它可以放大善恶;人工智能本身不具有人性特点,但它可以被具有人性特点的不同的各色人类所利用。正如刘慈欣在推荐语中所说:这是“一部反映现实与未来联结的长篇小说,一部描写人工智能时代危机、阴谋与机遇、困局与突围的全景长篇小说,一部彰显中国智慧、讲述中国故事的长篇小说。”

《2030·风起智能》具有一种冷酷、客观、幽暗和奇崛的美。作家把自己在现实与未来之间相联结之处的预测与思想,遵循真实性的原则,清晰而细腻地书写出了现实的冷酷与人性的幽暗和险恶,揭露了被高科技迅猛发展与全球一体化发展所掩盖的真相。作家通过一系列的情节推演与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通过对现实裂缝和人性内里的探寻,在对真实的不断质疑与拆解中接近真实,在对世界的怀疑与追问中揭示真相。这部小说通过科幻的外壳,让我们看见了在当下的日常生活中被忽略、过滤、遮蔽和伪饰的“不可见”的现实,让我们看到了世界的背面、生活的暗面、阳光下的阴影与人性的黑洞,让我们看到了在主流现实主义小说中所缺失的有关世界与人心的真相,使我们感到科幻小说所描写的现实比任何现实主义方法所容许的写作更具有真实感。

庚子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在世界范围内迅速蔓延,更让我们感受到了世界的危机、高科技的迅猛发展与人心的复杂多样,也让我们感受到了《2030·风起智能》等科幻小说强烈的忧患意识和现实意义。科幻文学在一个最大的意义上,它关注的不仅是个体的生活,而是我们整个的社会、整个的物种、整个的世界和整个的宇宙。正如科幻作家坎贝尔所说:科幻文学比现实主义文学更大,因为它写的是宇宙中所有的时间与空间。也如科幻理论家朱瑞瑛所说,科幻是一种高密度的现实主义,因为所有的隐喻对科幻而言:都可能就是现实,在语言表现的层面,科幻中的幻想,比现实还要更真实。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