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新批评

版面概览

上一版   

 

2020年07月30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我们为什么读小小说

任晓燕

一个小细节,一个小契机,一个小幽默,都能在小小说里表现得惟妙惟肖,这是作为平民化、大众化、世俗化的小小说的魅力。

在信息时代特征日益明显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读小小说?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小小说不是时代强音,不会振聋发聩,一呼百应。但小小说这种文体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萌芽初绽至今,发表园地从寥寥几家纯文学杂志,发展到有数百家报刊开辟了小小说栏目,每年发表总量多达两万余篇。小小说为什么在文学式微的今天仍然能被广泛阅读?究竟是什么吸引了那么多的读者?我认为有下述五个原因,也可以说是小小说的五个方面的魅力:

一、小小说的节奏与现代生活合拍。小说阅读快捷简明,又不失小说故事的完整,能让读者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新鲜的审美愉悦。日本有一本书风靡一时,书名叫《短小轻薄的时代》,是探讨松下电器的创业之路的。细想这个“短小轻薄”并不简单,就拿小小说来说,千余字的篇幅,短短几分钟时间即可读完,可是每篇优秀的小小说里面都蕴藏丰富的生活哲理、人生内涵、情感力量等。现代人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观念支配下,生活节奏很快,很难抽出大块的闲暇时间去阅读,即使是数量不小的文学爱好者也只能在午休时或等车的间隙、走马观花式地读完一两篇小小说。在这种社会生活节奏下,题材丰富、言简意赅的小小说就成了许多读者的首选。

二、小小说极为丰富的信息量与“信息时代”不谋而合。小小说由于篇幅短、创造快捷,反映现实生活异常敏锐,并因此具有其他文学体裁所不具备的“新闻性”。一个社会热点,一个新的观念,一个重大的改革事件,在别的文体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小小说就已经捷足先登遍地开花了,比如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几乎在第一时间,小小说创作就冒出了许多感人肺腑的篇章,把灾区老百姓抗震救人、前仆后继的牺牲精神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民族精神给以生动真实的艺术表达。其他方面的社会热点题材,诸如民生、反腐、环保、婚恋、打工等等,在小小说里都有精细的描写和独到的见解。对于小小说题材领域所涉猎和传达出来的丰富的信息量,文学理论家牛玉秋概括为“三新”,即:新闻、新鲜、新奇。可谓一语中的。

三、小小说是面向世俗的大众化精神食粮。对广大读者尤其是青少年读者来说,小小说是平等的、非教化的文化快餐。中国主流的严肃文学,也称纯文学,重视“文以载道”,沿袭了“不朽之盛事,经国之大业”的传统,就是娱乐性的作品也要讲究“寓教于乐”,洋溢着浓郁的说教习气。著书写作以深沉厚重为上品。而小小说由于篇幅所限,与生俱来没有这种厚重,作家汪曾祺说:“要求小小说有广阔厚重的历史感,概括一个时代,这等于强迫一头毛驴去拉一列火车。小小说作者所发现、所思索、所表现的只能是生活的一个小小的片段。”

小小说是平民艺术,主要指的它和老百姓贴得最近。长篇小说的厚重和小小说的清浅,对应了读者的“小众精英化”和“大众平民化”。长篇小说可以写成波澜壮阔的史诗,而小小说是把重大的社会问题融进世态人情,以平民的视角去领略瞬息万变的感情。一个小细节,一个小契机,一个小幽默,都能在小小说里表现得惟妙惟肖,这是作为平民化、大众化、世俗化的小小说的魅力。

四、小小说的民族化是它深受广大读者喜爱的重要元素。小小说是时尚的文体,在我国,小小说文体的成熟还不到30年。但它又是从我国的古典文化中孕育而生的,它的上源是南北朝的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它还继承了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的古典文学的传统。当代小小说的民族化首先表现在它的价值取向和题材取向上。在小小说的民间叙事中,风土人情、历史典故、百姓传说等等,所占的比例极为可观。有些成就卓著的小小说作家,甚至把小小说的民族化演绎到极致,如孙方友的《陈州笔记》、杨小凡的“亳州人物系列”等,通过塑造一系列由民族文化浸润出来的、具有东方民族气魄的人物,再以传统笔记小说重故事、重传奇的风格予以表现,很受读者欢迎。作家聂鑫森从传统的、源远流长的“琴棋书画”中挖掘了大量的素材,奉献给读者上百篇古色古香、格调高雅的散发着浓郁民族文化气息的小小说。作家冯骥才的“俗世奇人系列”也广为称颂。

小小说的民族化不仅体现在“写什么”,即选材方面,更体现在它的审美趣味上。中国传统文化的“儒释道”精神素养常常作为小小说的立意,可以看出与我国影响广远的笔记小说一脉相承。小小说在艺术表现上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向“故事”回归,增强了可读性。

五、小小说的“闪光点”与读者的“兴奋点”产生了持续的互动。小小说的创作过程、心理机制与长篇、中篇小说完全不同。小小说可以说是灵感的产物。长中篇小说需要严谨的拼图构思和创作提纲,以及情感积累与哲理思考。而小小说常常是一闪念的心灵火花,一个顿悟、一个联想。评论家吴秉杰先生甚至提出:小小说是一种“闪光的艺术”。小小说的“闪光点”和读者的“兴奋点”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也就形成了在心灵、精神层面上的互动和共鸣。

小小说作为新兴的文体,尽管起点不高,门槛很低,但由于在以上五个方面契合了读者的阅读需求,逐渐发展成阅读时尚,从而大行其道,从无序走向规范,从粗糙走向精致,成就了一道独特的文学景观。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