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书评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05月21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书生校长,师者仁心

郑海文

读完陈立群校长的故事,我第一次明白“热泪”这两个字的含义。

他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台江县民族中学校长,而在退休前,他是浙江省杭州学军中学的校长。名校校长为什么在退休后没有选择安稳地享受晚年之乐,为什么又拒绝民办学校的高薪聘请,远赴千里之外的国家级贫困县义务支教、分文不取?有人揣测他的动机:“不为利即为名。”在今日,好像追名逐利才正常,无私奉献却不正常了,师者仁心竟然并不被人相信。

但是,如若走近陈校长的故事,听听他亲口讲的话,定没人还能开得了这样的口。

陈校长曾在一次采访中对记者说:“我一不炒房产,二不炒股票,既不是特级教师,也没有正高职称,我不会去争这些东西,我到现在住的还是政府照顾的经济适用房,但我写作出版了十六本关于教育的书。”作家袁敏在文章中称他为书生校长。

这位书生校长近二十年来一直关注乡村地区贫寒学子的学习生活,早在2001年就在时任校长的长河高中创办了宏志班,为家境贫寒但认真学习的学生提供优质的学校教育资源。十几年来,一批批寒门学子从宏志班中走出来,走向更广阔的世界。我们都知道读书也许是农村孩子改变命运唯一的出路,而陈校长可以说是孩子们的铺路者、引路人。

书生校长虽写了十几本书,但并不凌驾空中,他是真正进入学生生活的校长。刚来到台江民族中学,陈校长就大刀阔斧地改造卫生不合格的厨房、改造脏臭恶的厕所、扩建学生宿舍,为了让孩子们吃好住好——“把学校当成家,才能有动力好好学习”,陈校长这样说。陈校长不仅仅关注孩子们的学习,还关注孩子们的内心,他知道乡村留守儿童缺少父母的陪伴,生活没人打理,多缺乏安全感,陈校长心疼他们,努力地把孩子们缺失的爱填上,用他身为师者心中的仁爱——“如果我能弥补这些孩子缺失的父爱,我愿意扮演父亲这个角色,尽可能逼真”。

他翻山越岭、走寨访户,试图靠近每一个孩子的生活和经历,甚至自己掏腰包资助了一百多户贫困家庭。面对家境贫寒、父母离异的孩子,他说:“我把你当女儿养吧”,定期资助生活费。学生毕业,他还会为家庭经济困难的毕业生送上红包。陈校长帮助一个乡村孩子改变命运,便是改变了一个乡村家庭的命运。学生们和家长们对陈校长的感激化成一封封感恩信,如雪花般一片片塞满陈校长的办公室。

师者仁心,不仅仅是关爱一个个孩子,也不仅仅是关注孩子们身后的家庭,更是着眼于台江乡村教育。陈校长义务开讲座,培训校长、教师,甚至自费成立奖教金。他把杭州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带给台江,为台江培养优秀的教师人才。他不仅仅把自己留在乡村的教育事业上,他还把更深层、更有价值的理念和精神留下,陈校长说:“所有的帮扶总是暂时的,所有的支教总是要结束的,关键在于增强贫困地区教育可持续发展的造血功能。”打个比方,当今薄弱的乡村教育是个婴孩,陈校长做的不是“抱着孩子走”,而是“教会孩子走路”。

现在,陈校长的事迹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传播,越来越多的光环围绕在他的头顶,“时代楷模”“最美浙江人”“中国教育十大人物”等等,但我们更应该记住这光环来自哪里,他是一位校长,书生校长;一位教师,心怀仁爱的教师。

(《燃灯者》袁敏/著,浙江少儿出版社2020年4月版)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