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版:自由谈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05月21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选择关乎心灵最光明的路

李成师

“在这个加速前行的时代,一切都脚步匆忙,快速与效率成为时代的关键词。人们在五花八门的生活中应接不暇,如何在拥挤与喧嚣中找到合适的阅读姿势?如何在碎片化的时间里开辟出一个精神角落?”

这是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在去年12月出品的五集纪录片《但是还有书籍》中最后一集开头问出的问题。这部每集时长约30分钟的纪录片拍摄了藏书家、移动书摊老板、绘本画家、阅读推广人、独立书籍制作人等十六位从事与纸质书籍相关工作的人的事业。而呈现这些事业、并展现出它们的精神内涵,以此作为对上述“终集问题”的回答,无疑是这部纪录片的核心主题。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人们对精神生活的关注下降,书籍的发售与阅读也受到了明显的影响。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尤其是近年来移动互联网对人类生活方式的巨大改变,图书行业又承受了一次“灭顶之灾”。手机几乎成为了人体的体外电子器官,能在信息爆炸的裹挟中静下心来读书写作的人已经成了少数人。

从这个角度看去,《但是还有书籍》的主人公们所从事的事业,多是一些“冷板凳”。第一集中。朱岳、俞国林、范晔三人在各自的领域中已是中青年骨干。在他们的工作中,精神性的原则始终高于现实利益之上,体现出一种不计得失、逆流而上的理想主义气质,这也是这部纪录片极力想要向观众传达的精神。以朱岳为例,作为后浪文学部主编的他,近些年致力于发掘世界范围内被主流文学界忽视的优秀作家,并不把现实利益作为取道的考量。正如他在片中所说,坚守文化的阵地,将纯文学的星星之火传承下去,对人类来说是事关生死的大事。

同样的理想主义也存在于第二集《二手书的奇幻漂流》中那些实体书店经营者身上。众所周知,实体书店在世界范围内正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倒闭大潮,靠开书店取得商业上的成功近乎成为了一种神话。但在这样的逆境之中,吴雅慧还是选择了将父亲的二手书店经营下去,l u l u与蜗牛夫妇二人非但没有关闭自己的书店,反而别出心裁地创造出了“移动书摊”的概念,把图书推广到了一些平时想不到阅读的地域与人群之中,比如小镇的集市、乡村的农妇等。我们无从得知,在经济层面到底是开店的租金更高还是摆摊的油费更贵,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流动经营必然会付出比一般书店业者更多的心力与血汗,而支撑着他们的,无疑是将人类的精神火种传递下去的信念。这正如片中一位读者评价的那样:“如今愿意开实体书店的人都是英雄,以流动书摊传递阅读种子的人更是浪漫英雄。”

第三集《绘本的奇妙世界》与第四集《设计师的纸上王国》还是聚焦于与书有关的人物身上,虽然更多是从职业的角度来对待自身与书籍的关系,但也可以予人启发。就像大力推广亲子共读的阅读推广人粲然在第三集的结尾说道:“童书的力量并不是征服一个王国,或者是成为一个成功的人;它的力量是它总是在微小的事物上面,去呈现它的魔法。就是像孩子的心一样,像小草萌芽一样的。只有在孩子的心灵被这样的事物润泽过,它真正的魔法才会产生。这样的魔法会支撑他们在最叛逆的时候,在心里最有失败感的时候,在遇到孤单和死亡阴影的时候,去支撑他们,去选择真正关乎心灵最光明的事物的那一条路。”——它刷出了满屏的泪目弹幕。

最后一集无疑是对开篇一集所述的回应。在当下,始终有一些人依循传统,坚持文化传承。如何将火种更久远地传递下去,则是需要更进一步思考的问题。在这个方面,展现地铁碎片化阅读的朱利伟,在网站上做书籍推荐视频的小隐,以及从象牙塔中走出,创办读书会、开设公众号、甚至与电台合作制作读书节目的杨早,都做出了极富意义的尝试。他们显然同这部纪录片里的其他理想主义者一样,始终相信深度阅读的无可替代。

他们身上体现出的精神,正如上文所说,就是这部纪录片的核心主题。在标题的六个字中,我们应该聚焦的不是“书籍”,而是“但是”。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