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版:关注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20年05月21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长篇非虚构作品《钟南山:苍生在上》在沪首发研讨

写下抗疫文学浓墨重彩的一笔

《钟南山:苍生在上》首发研讨会

本报记者  张滢莹

“这本书现在出版,有它非常大的现实意义,不论是从钟南山投身抗疫这件事本身,他的办法,还是他求真务实敢言的精神,都是我们社会特别需要的。”作家熊育群撰写的长篇非虚构作品《钟南山:苍生在上》首发研讨会5月14日在上海作协大厅举行,谈及自己这部作品时,熊育群如是说。近期,该作品在《收获》长篇专号2020春卷头条刊发,引发了强烈关注。

“2020年1月18日,现代速度的高铁刺穿凛冽的夜色,向着疫情正在失去控制的‘震中’武汉呼啸而去。”熊育群的作品,从钟南山登上驰往武汉的高铁写起。“非典”期间,当时在《羊城晚报》工作的熊育群就因为亲历那一场疫情,感受颇深。五年之后,因为需要创作关于钟南山的报告文学,他与钟老有过近距离的接触、交谈,有比较详细的采访。接下此次创作任务后,因形势一直在变化,写作与思考也就一直处于变动之中,一个月的时间里,熊育群每天基本只睡五六个小时,经历了有生以来最艰辛的一次创作和自我挑战。

在这部12万字的《钟南山:苍生在上》中,作家的笔触探入钟南山的精神世界。作品分六个独立而又相连的章节,以12年持续的观察与采写,从钟南山的家庭成长环境,到他的求学之路、爱情与婚姻、医学追求……翔实细节中,也折射出社会变迁的宏大背景,仁医的形象呼之欲出。

“我们这个时代是怎样的一个时代?是一个我们要增强‘四个自信’,需要文学来塑造更多我们自己的英雄的时代。从文学发展来说,也是非虚构写作又一个蓬勃发展的时代。《收获》呼应了这一时代的要求,近年来发表了多篇有影响的非虚构纪实作品。”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王伟表示,自疫情袭来,上海市作协从1月底就开始部署关于抗疫文学的写作,通过诗歌和纪实文学推出了一组全景式展现上海抗疫情况的作品,这组创作上持续至今的作品,未来也将结集出版。“《钟南山:苍生在上》的问世也给上海纪实文学创作提供了一个鲜活的样本,树立了一个可以就近学习借鉴的标杆。”

“文学应该表现时代、表现民生,在国家与民族遭受灾难时文学不应该缺席。”《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说。疫情发生后,《收获》立即展开约稿,并在刊物上作呈现。“这些年《收获》除了努力保持虚构作品的高水准之外,还非常注重纪实文学或者说非虚构作品的培育和开发。”对于这部《钟南山:苍生在上》,程永新认为,作品写出了钟南山作为知识分子的风骨,“一部作品的文学性和影响力不是对立的关系,思想性和艺术性俱佳的纪实文学往往直面生活,关注民生,这部作品做到了。”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尧评价,这部作品写出了“久违的崇高感”。

“钟南山作为一名科学家,在国家几次重大危难关头,冲在最前方。”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阚宁辉表示,“我想他之所以能产生重要影响,有一点很关键,就是他所做的事情跟数亿人的健康和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他的评论、他的论断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

“钟南山、张文宏,他们都不是一个个普通的医生,而是投射了很多时代情绪。从平面化的典型标杆,到立体饱满的性情中人,这种复杂性的细腻刻画,是文学最基本也是最难啃的硬骨头。”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潘凯雄表示。对于这样的人物,纪实文学的创作有优长,也有难点,如何准确描摹人物及内心世界,需要作家的笔力和思考力。“焦虑、纠结、欢乐的种种情绪,如何把握逻辑上的尺度与表达尺寸?这需要创作者除了态度上的严谨,更离不开专业的艺术表现手法,才能淋漓尽致地把人写活、写立起来,为抗疫文学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