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新批评

版面概览

上一版   

 

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海外华文文学的在地化书写

张奥列

所谓在地化书写,并非指故事、题材的地域性。讲什么故事,选择什么题材,对于任何作家来说,都不应该有什么限制。海外作家可以写身边的故事,也可以写远方的故事,可以写所在国的故事,也可以写中国故事,或世界其他地方的故事。反之,中国作家也可以讲中国故事,讲他国故事,讲未来故事。不论讲什么故事,都是作家心中的情感故事。所以在地化书写不是指题材的地域限制。

我所说的在地化写作,即本土化、当地性书写,指的是作家的视角,作家的思维,作家的写作心态,作家的期望受众。作家立足于当地与当下,而放眼于全球与未来。

以我个人写作为例,我初到澳洲时,从中国熟悉的生活环境中,一下投入异域的陌生环境,有很多思想文化碰撞的火花,有很多无以名状的生活感触,但人生地不熟,我就很想把这种感触向我熟悉的中国读者倾诉,把作品拿到中国去发表。这个时期的作品,你可以因我身在海外的身份而贴上海外华文文学的标签,但实际上,它还是用中国人的眼光、中国人的情感、中国人的思维去观察生活,去表现中国人所想象所理解的现实世界,如同今天许多中国人、中国作家出国旅游、访问、考察所看到的世界,所表达的观感一样,本质上,还是中国文学的特性。

后来,因生活重心在当地,每天关切的都是与自己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社会现实,就很想把这种在地生活的文化定位、身份转换、现实感悟、未来归宿,与身边及其周遭的人诉说,与海外面临相同处境的移民群体交流,寻求共鸣,反而不大在意与中国读者分享,也不在乎在中国发表与否,慢慢地与中国文学圈疏离了,与中国市场脱节了。

近年来,随着海外华文文学的发展迅猛,与中国文学界交流密切,我又觉得,在地化书写不应受地域限制。强调在地化,就是强调作家要立足于生活土壤,作品要接地气,不脱离现实,而不是着意困身于本土。这种地气,既来自于当地的生活,来自于作家的切身体验,来自于作家以往的人生经历,也来自于作家的精神感受,既包含当下所在国的本土经验,也包括人生过往的母国经验,通过异域视角去淘洗文化记忆,将其上升到异质性经验。

所以,这种地气,既源自于生活土壤,同时也应该散发在更广阔的天空中。在地化书写,也要拓展空间,在与中国文学的交流中寻求更多的艺术支撑点,不断强化海外华文文学的特质和品格,哪怕你讲的是中国故事,也还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世界性故事。

海外华文文学有什么特质、品格?海外华文文学其实就是个混血儿,是中华文化与海外各种文化的混合体。我们都知道,混血儿很漂亮,有一种不同于纯种的独特形态的美。如果你趋同于纯净的血统,不断稀释混血,慢慢地,你就失去混血的那种独特的美的特质。所以,在地化写作,就是要保持那种独特的泥土味,保持那种混血的美,保持海外华文文学有别于中国文学的美学特质和品格。

海外华文文学的混血,体现在跨族裔、跨地域、跨文化、跨时空的在地化书写,展现美学意义上的差异性。在地化书写,就是关注在地的风貌世态,强调在地的所思所想,以“此时此地”为支撑点,借助地方性的语义、语境导入普遍性,也是在寻求文学的世界性。你可以站在异乡,回望故土,可以在不同的时空中穿梭扫描,但都是一个“他者”的视角,“他者”的观照。

无论在母国或在居住国,移民作家都是“他者”,在“过来人”的距离感和“当下”的贴近感之间寻找一种平衡,把“过往”和“当下”的生活经验性转化为美学的超验性。在地化书写,就是一种体验性书写,让中华文化在华语文学世界中产生变异,容纳更多的新质。

在地化写作,对于海外作家来说也是有所区别的。来自于中国大陆、港台地区的新移民作家,显然不同于土生土长的华裔作家。新移民作家,对生活的观察、理解,往往有移居国的本土体验,又有母国的经验记忆,这种特殊经历,使他们具有双重视角、双向思维、两种心态、多元观念。在他们心里,他乡是故乡、故乡亦他乡,他们既有中国心,也有海外情。

新移民作家的思想或许进入了更加自由的领域,但不等于进入了创作自由的领域,他们的写作,往往受市场、读者、为谁而写的左右,既要在海外市场产生共鸣,也要在中国市场获读者认可。因而新移民作家的书写,也有个侧重上的选择。

如果你回流中国,或长居中国,专注讲好中国故事,结合自己的海外经验,为拓展中国文学作些艺术探索,这也很好,“精神还乡”合情合理。但如果你长居海外,生活重心在异域,不妨多些倾情于移居国的在地化书写,融入海外本土元素,借助国际视野与文化包容,发挥其混血优势,让具有混血美的海外华文文学,为中国文学提供一种另类经验,另类参照,提供一种新的写作可能性。

中国就在世界中,中国文学也是世界文学大家庭的一成员,但中国的特殊场域,中国的特殊语境,使其与海外华文文学更有一种血缘上的亲近感。所以,具有混血美的海外华文文学,与具有民族美的中国文学,可以作某种精神对话,在互动互补、共存共振中,为华语文学世界呈现多样化、丰富性,让华语文学获得更大提升,进而在世界文学格局中更加游刃自如。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