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风
 

第15版:世纪风

版面概览

上一版  下一版   

 

2018年07月12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文坛施燕平

庞兆麟

早在上世纪50年代,我就见过施燕平。那时,我在上海作协举办的上海市青年文学创作组参加学习活动,他是《萌芽》杂志社的编辑。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和我先后到上海大学任教,后来还同时在上海作协组织并编辑的 《普绪赫文丛》中出版了一本文集。于是,我和施燕平的交往日渐增多,对他的了解也更深,无论是他对革命事业的贡献,还是在文学事业上的成就,都让我景仰。

1943年秋冬之际,施燕平的家乡——江苏启东处于激烈的战乱中,17岁的施燕平和几个失学青年秘密商定离家出走,投奔新四军。可是,既无证明,又无人介绍,未能如愿。经过几番周折后他终于投奔成功,随当地的区、乡干部和地方武装打游击,还秘密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945年8月,施燕平听从组织安排,到位于宝应县曹甸镇李家沟的苏中造纸厂 (后改名为华中造纸厂)参加造纸工作。当时,造纸的目的是为了印制、发行“抗币”,抵制日本军用票和伪币的侵入,以保护人民的财产。施燕平以为抗日造币为荣。

1949年后,施燕平投入了工厂的接管工作,历任军管会特派员、上海印钞厂党委宣传部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尽管工作繁忙,但旧习未改,仍喜欢耍耍笔杆子,给上海的报刊投投稿,偶尔获得编辑的青睐,发表于报刊上,就更加激发自己的写作热情。”1953年,施燕平根据自己积累的生活,写就一篇近5万字的中篇小说《北撤途上》,经上海新文艺出版社编辑刘金审定后出版。此书出版后,引起上海作协的关注,不久施燕平被调进上海作协,先后在《萌芽》《上海文学》任编辑、编委和编辑部主任。

进入上海作协以后,施燕平得到过巴金、哈华和叶以群等老作家的关爱和培养。时为上海作协创联室负责人的沙金挑了几位作家,分别带一个青年作家。有幸的是,施燕平和巴金结成师徒关系。随后的一段时间里,他陪同巴金一起下厂参加劳动锻炼,体验生活。为了集体创作报告文学《手》(反映上海第六人民医院创造断手再植的奇迹),他还陪同巴金一起到医院进行实地采访。巴老那种以身作则、细心观察的高尚品格和严谨的创作态度,不仅给施燕平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还潜移默化地渗透到他的工作和创作实践中去。

上世纪70年代后期,由于工作需要,施燕平曾被调至北京任《人民文学》的常务副主编,1979年又被调回上海,由文艺界转入教育界,先任复旦大学分校中文系副主任,后到上海大学文学院任教授,还兼任《上海大学学报》常务副主编,直到离休。他当过多年的文学期刊编辑,因此对作家的创作状况及发展历程较为熟悉,于是他在复旦大学分校和上海大学就为学生讲《现代文学》。

尽管施燕平转换了好几个工作岗位,但他始终在勤奋创作,先后出版长篇小说、长篇纪实文学、中短篇小说集和散文随笔集10余部。施燕平从投奔革命,参加抗日斗争和解放战争,到当文学期刊编辑,再在大学讲授现代文学,那坚强的革命意志和勤奋的创作毅力,令我无比仰慕和钦佩。如今,施燕平已是九十二岁高龄的长者,我衷心祝愿他健康长寿!

 

 

上 海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文学报